首页 军事 教育 国际 社会 汽车 旅游 健康养生 时事 科技 综合 体育 文化 娱乐 财经
当前位置: 猫场资讯 > 国际 > 沈逸:五眼联盟可以放火,不许中俄点灯?

沈逸:五眼联盟可以放火,不许中俄点灯?

发布时间: 2019-11-13 07:47:21   |  人气: 1650

9月23日,在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之前,纽约上演了一场闹剧:世界上最大的政府间情报组织“五眼联盟”(Five Eyes Alliance)的所有成员,加上欧盟成员,再加上与美国有军事联盟的日本和韩国,汇聚了27个国家,签署了一份所谓的协议,共同试图在网络空间建立游戏规则,同时也将矛头指向中国和俄罗斯。

乍一看,这场闹剧让人感到愤怒,因为它充满了双重标准和霸权主义的陈词滥调。再看一遍很无聊,因为除了肉眼可见的五眼联盟和美国军事联盟的小圈子之外,签约国还有几个长期以来习惯扮演全球道德伪教师角色的欧洲国家。三读会给人黑色幽默的感觉,因为它生动地展示了现场表演“五眼联盟可以放火,中俄不许点灯”。

事实上,五眼联盟是全球网络空间战略稳定性的最大威胁来源。

自冷战以来,五眼联盟已经从反对法西斯主义的正义联盟转变为超级大国美国主宰世界的工具,并因此迅速成为对其发誓捍卫的世界和平与正义的威胁。

在1999-2000年期间,欧洲空中客车公司和美国波音公司一起去沙特阿拉伯竞争一份飞机合同。空客最终输掉了竞标。空客很不服气地去欧盟投诉。欧洲议会成立了一个临时委员会。一项仔细的调查发现,波音公司借用了为“五眼联盟”建造的全球电子监控系统“梯队”,监控了空客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机密商业通信,并收到了标书。调查报告还显示,至少有50起类似案件,其中大部分是在与美国企业竞争时泄露机密商业信息。

前中央情报局局长伍尔西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题为“我们为什么监视我们的盟友”,并明确表示,利用国家情报监视盟友的机密商业通信是“美国企业获得公平竞争的必要条件”。请注意,“这是一个必要条件”,也是“公平竞争”的条件,也就是说,监督是正常的,不监督是例外。

过去抗击法西斯主义的正义情报联盟已经完全退化为美国公司在商业上竞争的利器。当然,它也包裹在“公平竞争”的外衣下。

然而,到了2019年,五眼联盟制定的27个国家的所谓目标之一就是中国所谓的非法商业间谍活动。“梯队”系统被用来窃听盟国的商业通信,抢劫五眼联盟的目标,指控中国从事商业间谍活动。多么清新和突破下限!

五眼联盟的核心是美国,它不仅是互联网的发源地,也是利用互联网进行攻击性网络心理战的发起者。

1995年7月,美国国防部负责秘密行动和低强度冲突的副国防部长战略顾问舒特(Strategic Advisor Schutter)撰写了一份题为“战略评估:互联网”的机密报告2007年解密的机密报告明确指出,“美国可以通过对互联网的攻击性使用来实现非常规心理战目标”,“信息可以通过互联网发布,使当地团体能够采取美国希望他们采取的行动。它还可以避免派遣特种部队进行颠覆、煽动和美国政府直接发表政治声明的政治风险。”

从实践的角度来看,美国和苏联没有提及他们在冷战期间是如何参与宣传战的。兰德公司发表了自己的报告《现代政治战争》,给出了权威性的总结。冷战后,美国开始广泛使用互联网来推动“颜色革命”,并在其他国家进行政治干预。

其中最突出的一点是,2010年,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就“互联网自由”这一主题发表了强硬的讲话,并明确表示脸谱网、推特和youtu是外交工具。随后,由美国国会拨款的非政府组织依靠发达的全球协作网络、社交媒体工具和欧美主流媒体,采取各种积极的合作态度,从南斯拉夫走向乌克兰,从突尼斯走向利比亚。在中国,从新疆到香港和台湾,曾经有一段时间他们试图挑起一场风暴,说乌云压垮这座城市太难了。

然而,所谓的自作孽不可活。欧美发达国家笑哈哈地利用互联网进行世界“颜色革命”,很快就失去了对形势发展的控制。在全球化进程中,发达国家的贫富差距和过度膨胀的金融资本引发的怨恨也已被社交媒体点燃。然而,被选举政治统治、保护和分裂的发达国家政府没有有效的能力应对这种冲击。

结果,人们看到的是,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后,落选的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民主党及其支持者一夜之间都装扮成人畜无害的样子,各种指责俄罗斯和中国利用社交媒体干涉西方国家内政的空话出现了。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逆转。更有趣的是,据说能够不受限制地使用信息和通信技术的欧洲和美国主流媒体,在一夜之间删除了他们从20世纪90年代到2016年的所有记忆,就像一台带有新硬盘的服务器。他们已经呈现出纯粹受害者的样子,并开始在网络空间进行各种痛苦的表演。这是多么荒谬无耻的一幕啊!

当然,这只是所谓的“青山掩盖不了,毕竟它们向东流”。有27个国家签署了该协议。在世界200多个国家中,突出的是对全球网络空间安全和稳定的最重要威胁来源。显然,它们代表了网络霸权和传统秩序的力量,并日益成为全球的少数群体。

似乎在27个国家的侵略行动背后,从现实世界到网络空间,只有少数欧美发达国家都面临着曾经存在的西方中心地位和霸权地位的萧条和萧条。

然而,如何应对这种消极力量的死灰复燃,如何积极有效地团结爱好和平与安全的国家,如何促进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建设,如何在网络空间建立更具建设性的治理新秩序,应该成为中国、俄罗斯、金砖国家、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新兴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共同目标。(作者是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中心主任)

北京十一选五 hg0088备用网址 2元彩票网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11选5购买

上一篇:节拍天下|国庆值守剑门关 这位民警突然收到蛋糕和鲜花
下一篇:中超争冠格局还没乱,恒大手握优势,上港成判官,国安有致命短板

热门资讯

© Copyright 2018-2019 ntg1.com 猫场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